明末奇女子——“秦淮八艳”顾眉生
趣历史 责任编辑:Lqp 2018-08-15 17:35:40 田川七左卫门 织田信长 川端康成 郑芝龙 郑成功

  明朝末年,是一个缺英雄的时代,面对山河破碎、国难当头,平日里满口气节道德的谦谦君子竟都成了缩头乌龟,把尊严低到尘埃里,而名标青史的,恰是几个弱女子。那被称之为“秦淮八艳”的,除了陈圆圆争议较大,其余均可圈可点。张岱感慨地说:“巾帼之间生异人,何必须眉而冠帻”,此话令人深思。

  在中国封建社会中,女子的社会地位低下,妓女的地位尤为低贱。但是,在国家大义面前,这些女人所表现出来的爱国情怀,当令那些轻看她们的男人汗颜!

blob.png

  一、眉楼风光无限

  春雨秦淮水上舟,十分红影上眉楼。

  东风不结相思子,画得桃花当写愁。

  这首诗中所写的女子,就是秦淮八艳之一的顾媚,也就是眉楼的主人。她绝非一般的秦淮妓女,自家有眉楼,厨师的手艺远近闻名,当时的文人常雅聚于此,颇有十七世纪法国贵族社会“沙龙”的意味。她本人才华横溢,“通文史,善画兰”,又善于应酬,左右逢源,同时她心比天高,虽身在青楼,却心怀天下,称她为一代才女毫不为过。

blob.png

  顾媚,号横波,她嫁给一个明末缺少气节的大文人龚鼎孳,龚最典形的一句话是“我固欲死,小妾不肯”,这妾即指顾媚。龚鼎孳这个无耻的男人胆小如鼠,舍不得荣华富贵,却把自己的错推到顾媚身上,令后世不明真相的人都对这个女子嗤之以鼻,认为是她“拖了丈夫的后腿”,令他在明清易帜之时不能做一个忠义之人。其实稍有头脑的人就会明白,这简直是无稽之谈。一个男人,一个臣子,不能保家卫国,不能为国尽忠,已属不义,却把责任推给自己的爱人,让她替自己承担骂名,这个鼠辈,有什么值得爱的!

  都说爱情中的女人智商为零,此话一点儿不假。身陷青楼的女子,没有哪一个是自愿堕落,每个人都有一肚子苦水,她们心中最大的愿望就是有朝一日能够从良,嫁一个如意郎君,夫唱妇随,便是最美好的结局。 可是没有哪一个大户人家愿娶青楼女子做夫人,即使做妾,也往往遭到丈夫的喜新厌旧,有人甚至含泪重操旧业,令身处青楼的众姐妹感同身受,深感前途渺茫,顾媚也不例外。

  顾媚是个爱热闹的人,个性豪爽不羁,有男儿风范,姐妹们的种种遭遇,令她早早地就为自己打算。她的眉楼往来各色人等,有达官显贵,有生意场上的大鳄,更有风流才子,因此,她身边从来不缺帅哥儿,颇有生意头脑的她,甚至在眉楼准备了各种美味佳肴,令客人不仅能欣赏到美妙的歌舞,还能品尝美食,一时间眉楼宾客盈门,来者一掷千金、流连忘返,顾美人笑逐颜开

blob.png

  虽然身处帅哥的包围圈,可她并没有沉迷,她对每一个人都好,却都若即若离。顾美人就有这样的本事,把帅哥们团结在自己身边,彼此和平共处,却并不吃醋。我突发奇想,如果在眉楼开一个帅哥party,各带美食,各出一个节目,而主持人只有顾媚一个,不知道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场面,真得不会打起来吗?

  您还别说,那一天,还真就出了这么两个棒槌,说着笑着竟脸红脖子粗地吵了起来,为了美人争风吃醋。其中一个仗着有做官的家人做后台,竟然把顾媚告到官府,说她私藏大量的金银,结交不明不白的人图谋不轨。危急关头幸有蓝颜知己挺身而出,充当了护花使者,使这无中生有的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所以说,蓝颜不可无,关键在“调理”!

  风平浪静之后,顾美人心有余悸,开始为自己的将来打算。缘分真是个奇妙的东西,正当她愁肠百结的时候,一个潇洒的身影闯入眼帘,令平静的心湖漾起微澜。

blob.png

  二、喜嫁如意郎君

  龚鼎孳,字孝升,号芝麓,擅长诗赋古文,与吴伟业、钱谦益并称为“江左三大家”。20几岁便中了进士,青年才俊,一个真正的高富帅。赴蕲水上任途中路过金陵,像众多风流才子一样,本着狎邪游玩的心态,慕名登上眉楼,却谁知“上楼容易下楼难”,顾媚的才情和美貌、娇柔和豪爽,令龚才子深深的迷醉,陶醉于温柔乡不能自拔。

  这顾媚有多美,令那么多的男人哭着喊着要当她的粉丝,看了清人余怀《板桥杂记》中的记载就明白了,他说,顾横波“庄妍靓雅,风度超群。鬓发如云,桃花满面;弓弯纤小,腰支轻亚”,工于诗画,尤善画兰,个性豪爽不羁。

  不仅如此,才貌双绝的顾媚还有“南曲第一”之称,也就是卖艺不卖身的那种,自然广受风流名士们的青睐,以致眉楼门庭若市,几乎宴无虚日,帅哥们以“眉楼客”自称,并以此为耀。

blob.png

  这样一位绝色佳人让龚才子的视线为之定格,心心念念地欲娶她为妻。他曾为顾媚画了一幅肖像,并题诗一首:

  “腰妒垂杨发妒云,断魂莺语夜深闻;秦楼应被东风误,未遣罗敷嫁使君。”可见对美人用情至深。

  而顾媚呢,并没有轻易地答应对方的求婚,她生怕这是一场美梦,她不想嫁一个薄情郎。于是她一次一次地考验心上人,不知她是否深谙“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这个道理,总之呢,咱们的才子每一次都交出了完美的答卷,终于赢得了佳人的芳心,抱得美人归。

  婚后,顾媚洗尽铅华,告别过去,改名为徐善持,就是“善于持家”的意思嘛,一心一意陪在爱人身边。她能嫁得如意郎君,令多少青楼姐妹羡慕不已,命运对她真是格外眷顾。

blob.png

  三、情感一波三折

  其实在嫁给龚鼎孳之前,这顾美人的感情生活,可谓丰富多彩。

  自古男人都爱美色,像顾媚这样多才多艺的绝色佳人,身边自然帅哥如蜂如蝶,都想釆一捧花蜜。可顾美人虽然出身青楼,却也心高气傲,一般的男人她是看不上的。这些男人都是她的衣食父母,哪个她都得罪不起,只好虚与委蛇,但是众多男人中,哪个是贪恋她的美色,哪个是真正的欣赏者,她心如明镜。前文说的写《板桥杂记》的余怀,就是顾美人的追求者。

  余怀也是一介才子,二十多岁便声名鹊起,与杜濬、白梦鼐齐名,时号余杜白,金陵语竟成了“鱼肚白”,是不是很有趣?他欣赏顾媚的美艳和才情,流连眉楼不愿离去,称之为“绮窗绣,牙签玉轴,堆列几案;瑶琴锦瑟,陈设左右,香烟缭绕,檐马丁当”,满满地都是对美人的赞美。可能正应了那句话,太熟悉的两个人,往往擦不出爱情的火花。而在顾媚的眼里,他恰是那“熟悉的陌生人”,友情的成分居多,并没有燃烧出爱情的小火苗。

blob.png

  只有一个男人是幸运的,他叫刘芳,虽为一介书生,却是大户人家的公子。顾媚的初恋,就是他。两个人情投意合,卿卿我我,顾美人几次暗示他为自己赎身,刘芳都支支吾吾不愿意面对,其实他知道家法森严,以他的出身怎能娶一个青楼女子回家。他虽然爱慕顾媚,可怯懦的性格令他不敢忤逆长辈的意志,久之,顾美人看出了其中的端倪,一颗芳心收了回来。

  可这个薄情寡义的刘芳呢,顾媚在的时候不懂得珍惜,当他眼睁睁看着美人嫁给龚鼎孳之后,却又成了痴情人,郁郁寡欢,郁结于心,不久竟病逝了,真是令人无语。而龚鼎孳的出现,弥补了她内心的伤感,他就是顾媚“在对的时间遇到的那个对的人”,两人相互欣赏,相互爱慕,才子配佳人,在众人眼里,这终是一段美好姻缘。

  关于顾媚的感情生活,还有一个传闻,不过我宁愿相信这是后人在文章中为博眼球而杜撰出来的,以顾媚的心高气傲,怎能参与到这种无聊的凡尘俗世之中。

blob.png

  据说有一个叫黄道周的理学家(后抗清殉节于江西),以“目中有妓,心中无妓”而自诩清高,有好事者便趁其在眉楼酒醉时请顾媚去宽衣相陪,想试试他是否真有柳下惠“坐怀不乱”的本事。我想啊,还是别试,一试一个准儿!如果这事是真,那顾媚真得就放浪形骸了!如果是假,那编这故事的人岂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吗?

  这虽是传闻,却反映顾媚洒脱不羁的性格。她这种不在乎世人眼光的作风,恰是江左才子龚鼎孳为之欣赏,并愿意与她缘定三生比翼齐飞的重要原因,然而也正是这种个性,令她饱受争议,以致招来恶果。

  四、无奈生遭诽谤

  古老的秦淮河缓缓流淌,歌舞升平,夜夜笙歌。其中青楼林立,俨然成为明代风尘女子的世界,可十里秦淮的香艳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纸醉金迷,浮华背后,新濠国际在线娱乐场的是无奈与感慨!

blob.png

  著名明史专家吴晗先生针对明亡说过:“三百年前,从官僚到地主,从将军到文士,都只顾自己的享受、儿女的幸福,看不见国家民族的前途;个人的腐化,社会的腐化,宣告了这个时代的毁灭。”自古政权更迭本就是男人的新濠天地娱乐,为什么却说是女人“倾国又倾城”,说这话的男人们还有没有血性!

  顾媚嫁与龚鼎孳之后,两个人确实过了一段夫唱妇随、举案齐眉的好日子。可当明朝灭亡、清廷当政的时候,龚鼎孳禁不住权力的诱惑,竟接受了清朝的封赏,当了大官儿,顾媚也被封为“一品诰命夫人”,对于青楼出身的她,也算是荣耀至极了。

  其实明亡之初,她曾劝丈夫低调拒绝,不要做清朝的官。她也曾恳求 丈夫一起赴死,为大明殉节。她首先迈进了冰冷的湖水,关键时候龚鼎孳胆怯了,他贪生怕死,又舍不得美人离去,于是拖住了顾媚,把她救了回来。这之后故事,就像后人传言的那样,龚鼎孳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顾媚,让自己的女人背了黑锅,真乃无耻小人!

blob.png

  无论时人如何评价龚鼎孳,在顾媚的心里,他仍是一个知疼知热的好丈夫。

  那一年她和丈夫重游金陵,偶遇身穿僧衣的阎尔梅,让她大吃一惊。原来阎是沛县举人,清兵南下时在史可法军中,史扬州兵败后,阎化装潜逃,四处宣扬反清复明,被清廷追缉,顾媚带他躲进自己的家里,掩护他脱险。为此,大才子袁枚称赞顾媚“礼贤爱士,侠骨崚嶒”。

  康熙三年盛夏,这对年近百岁的伉俪相携出游杭州,他们乘着夜色泛舟西湖之上,月华如水,两个人卿卿我我,浪漫的情怀胜似新婚。此次出游成为顾媚此生最后一个美丽的回忆,这年深秋,一个枫叶飘零的季节,顾媚在北京铁狮子胡同龚鼎孳的府内病逝。她依偎在丈夫的怀中闭上了美丽的双眼,脸上带着安详满足的笑容。

blob.png

  得知她去世的消息,前来吊丧的车辆有数百乘;远在江南的阎尔梅、柳敬亭、余怀也为她开吊设祭。龚鼎孳还在北京长棒寺为其建了妙光阁,并为之著有《白门柳传奇》流传于世。唯一遗憾的是,顾媚的一生都没有孩子,这是否是“天妒红颜”呢?

  明末,秦淮造就了一批奇女子,在国家兴亡之时,表现了超出男人的气节,正因为她们有一个特定的标笺“妓女”而被君子们泼了污水,当我们回眸明末那段柔水中的刚烈,会带给我们怎样的反思?

  最后,让我们以顾媚的一首《自题桃花杨柳图》作为本文的结束:

blob.png

  朗道花红如妾面,妾言柳绿似郎衣。

  何时得化鹣鹣鸟,拂叶穿花一处飞。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