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耶塞特一世参与过哪些战役?都有着怎样的表现

  科索沃战役

  1389年,与奥地利联姻的匈牙利国王拉约什二世拒绝了奥斯曼帝国的和平倡议,接着就爆发了决定巴尔干命运的第一次科索沃战役,他的父亲穆拉德一世于战役开始时即被暗杀,巴耶塞特跟本来不及悲伤父皇的惨死,他被迫在军中即位,必须面对看起来极为不利且瞬息万变的战局,被迫作出着天才的以及不天才的决断。眼下,民族、帝国乃至历史的命运突然转移到了他的手中,而这个年轻人华丽而出色的爆炸式出场,震撼了整个历史舞台.分裂的巴尔干,从此将天无二日!

  年轻的巴耶塞特苏丹很快整理了己方溃退的勇士,这个新的领导者深深知道自己的族人从来不缺乏勇气和智慧,他们只是因为敬爱的苏丹突然死亡而乱了方寸而已。在战斗最激烈的中间阶段,联军突然发现对手恢复了阵型,而他们的惶恐悲伤已经变成了燃烧着的愤怒。奥斯曼军队在新苏丹的指挥下已经把开始的失败变成了新阴谋的开始,来去如风的轻装骑兵开始有意识的分割各不同种族的结合部,联军各部间的协同一致开始被打破,混乱在各处蔓延。一开始的胜利也束缚了联军的手脚,他们连续的重骑兵突击开始失去内聚力,攻击渐渐衰颓,奥斯曼军队巨大的人数优势也为阴谋的顺利实施提供了保证,土耳其骑兵开始在侧翼汇集,然后以巨大的弧线加速……决定胜负的骑兵突击开始了!

  马蹄的暴风,将死亡的闪电带向了联军的侧翼。扭曲的战场,现在开始包裹依旧英勇奋战的联军,有的种族开始动摇、有的种族开始撤退、有的部队开始逃跑溃散,到了下午时间过了一半的时候,联军的中心完全被装进了口袋,至此,胜败已无悬念。战线最中心的塞尔维亚人在他们勇敢的领袖拉萨尔公爵率领下,依旧不顾身后勇往直前,这些坚韧的战士们带着对本民族圣地科索沃的无限深情浴血苦战,而联军中部分为自由为荣誉置生死于度外的骑士们依旧对着奥斯曼密集的步兵发起绝望的冲锋。巴耶塞特调整了各部队的位置后收紧了包围圈的绞索,战斗终于在最后演变成了屠杀……

  身怀杀父之仇的巴耶塞特对塞族军队下了绝杀令,显赫一时的塞尔维亚贵族之花于此役全部凋落,塞尔维亚士兵的尸体布满战场的每一个角落,鲜血将小河染成了红色……此后,围绕画眉坪的战斗出现了大量民间传说,民间艺人以古斯里琴伴奏,走街串巷传唱塞尔维亚先人的英勇事迹和凄惨命运。巴尔干半岛各民族有组织的抵抗到此谢幕。年轻的巴耶塞特却从幕后走向了前台,开始他一个人的独舞。

  塞尔维亚在科索沃的惨败中几乎丧失了一切,它丧失了土地、人民、自治地位、尊严、士兵们、领主们以及光荣的王国和他们敬爱的领袖——没有称王的国王拉萨尔。一片凄惶之中生活还要继续,拉萨尔的遗孀玛莉卡被匆忙推举为王国摄政,而她的儿子15岁的斯蒂芬·拉扎维奇含泪即位。当塞军残部正准备死守边境的时候,新王的诏书下达:王长女玛莉亚嫁与奥斯曼帝国苏丹巴耶塞特,塞尔维亚将在保持自治的前提下向奥斯曼帝国效忠。自那以后,拉扎维奇和巴耶塞特成为了志同道合的战友直到雷神之锤在安卡拉战役中陨落。

image.png

  尼科堡战役

  1391年巴耶塞特率军围攻拜占庭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在拜占庭皇帝约翰五世的请求下,一支新的十字军被召唤组织起来,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和匈牙利国王西吉斯蒙德在得到西方的十字军援助之后,在1396年发动了第二次保加利亚战役。西方联军跨过多瑙河,攻克了Widdin 和Rahova,杀光驻守的土耳其军队,然后向中保加利亚最大的城市尼科堡前进。然后西方联军缓慢的速度使得土耳其人有充足的时间做出反应。巴耶塞特命令其驻欧洲军队在亚洲主力到来前不得擅自出击,他自己则召集亚洲军队跨过达达尼尔海峡并最终在军事重镇安德里亚那堡集结起自己的全部力量。之后巴耶塞特率领军队通过强行军逼近了尼科堡,当西吉斯蒙德的侦察骑兵发现土耳其人的时候,他们距离尼科堡只有不到一天的路程。

  巴耶塞特在抵达尼科堡以后,选择了防守的态势。他对地形非常熟悉,选择了尼科堡以南4英里的一处高地,在阵地的两翼都有可以隐藏预备队的溪谷。巴济扎得在主力的前面设下了三道防线:第一线是杂牌的轻装弓箭骑兵,弓骑兵的后面是大量削尖的木桩组成的工事,而木桩的后面是大批的杂牌轻步兵弓箭手。在防线的后面,是奥斯曼的主力封建骑兵。而西帕希骑兵和塞尔维亚重骑兵分别隐蔽在主力骑兵的两翼作为预备队。巴济扎得的计划是用前面的那些杂牌军作为诱饵引诱西方联军骑兵进攻,当对方在混战中受到损失并且次序陷入混乱的时候再用自己严阵以待的主力骑兵从三个方向发起反攻从而决定胜局。

  尼科堡会战一天就结束了,强大的匈牙利军主力在战后烟消云散。奥斯曼一方的胜利可谓合情合理。巴耶塞特表现了出色的指挥能力。预设战场,在主阵前精心设置三道防线,在侧翼布置两支伏兵,无一不显示其老谋深算之处。事实证明,尽管法国骑士的战斗力可能超过了巴耶塞特的预期,最终却是那两支伏兵先后两次决定了战役的结局。至于西方联军就乏善可陈,西吉斯蒙德最初的计划也算是不错,却由于内部矛盾未能实现。整个战役中,基督教军队只是一味的正面硬攻,加上内部未战先乱,失败自然不可避免。尼科堡战役是长达百年的土耳其—匈牙利之战的第一幕,本来也完全可能成为最后一幕。因为匈牙利军队的精华在尼科堡几乎全军覆没。若非巴耶塞特对亚洲事务的异常兴趣,匈牙利的乃至整个基督教东欧的前景都将十分黯淡。然而巴耶塞特似乎更关心征服小亚细亚的那些塞尔柱突厥酋长们。而他的东方扩张最终给自己带来了灾难。

  战斗结束的第二天,作为对之前西方联军屠杀Rahova和其他地方奥斯曼战俘的报复,巴耶塞特命令所有战俘统统杀光,只留下John of Burgundy和其他少量显赫贵族以便换取赎金。数千人在这些高级战俘的面前被砍头,后者则被强迫观看这一血腥场面。而当大约超过1万人被屠杀后,巴耶塞特改变了主意,命令将剩下仍旧为数众多的幸存者卖为奴隶。巴耶塞特于布尔萨营建他美丽的新首都,以庆祝这次胜利。

  围困君士坦丁堡仍然继续,直至1401年。在一段时间,拜占庭皇帝甚至要逃离君士坦丁堡。但幸好蒙古人拯救了拜占庭帝国。因为,1402年,安卡拉战役爆发了。

image.png

  安卡拉战役

  巴耶塞特在东方的扩张激怒了更加强大的帖木儿帝国,因为前者收容了后者的敌人并且入侵了其在亚美尼亚的势力范围。1402年春,帖木儿动员了8万左右军队进攻土耳其帝国,有火枪手和战象部队,最主要的突击力量是骑兵。连下数城,在安卡拉附近。他遇到了巴耶塞特严阵以待的7万军队。

  1402年7月28日,安卡拉战役正式开始。帖木儿看到土耳其军占了地利,虽然自己兵力占优,也无把握直接冲那个口袋。身经百战的他可不是西方那些只会正面硬拼的骑士,于是他决定利用比土耳其军队更高的机动力绕开土军防线从南方抄其后路,把土军诱到平原上决战,其军队根本不理土耳其大军,照了个面就走了。这让巴耶塞特大吃一惊,立刻拔营而起紧紧追踪。帖木儿很得意地耍了个花招,稍作后退,设立了防线等待土耳其主力部队到来。

  巴耶塞特的军队经过强行军赶到安卡拉战场,不及休整,便仓促投入战斗,整7万人全部集中于中央,向帖木儿军发动进攻。帖木儿军两翼重骑兵劈波而来,持续进攻土军侧翼,将土军左翼击溃,开始迂回包抄。一时间战场上铁骑飞舞,声如滚雷,双方火器发射的烟炎张天,两个同样以骑兵见长的国家以各自的君主亲自指挥,展开决战!

  面对帖木儿黑压压不断涌来的铁骑,守卫土军右翼的鞑靼军近2万人被在帖木儿帐下的其旧主招降叛变,随后安纳托立亚部队并部分土耳其亲卫队近2万人也不支投降,土军士气大跌,一下子少了将近4万部队,要凭3万军队抵挡帖木儿10万以上的部队,地利又失,胜算全无,终于一溃千里。薄暮时分,苏丹巴耶塞特力屈被俘,雷神战鼓绝响。

  帖木儿只是想恢复他的藩属领地,并没有过分消弱奥斯曼帝国,他把土耳其的旧领地平均分给了巴耶塞特的四个儿子们,至于巴耶塞特本人。有些当时的报告指出帖木尔将巴耶塞特拘禁于监牢内,作为战利品看待。同样地,关于巴耶塞特牢狱生涯的故事有很多,包括有一个故事描述帖木尔将巴耶塞特当作脚凳使用,另一篇文章更描述帖木尔要巴耶塞特的塞尔维亚妻子于他的朝臣面前裸体地跳舞。但是,这些描述都被认为是不真实的,帖木尔的朝臣写到巴耶塞特受到极佳的照料,但一年后巴耶塞特逝世,帖木尔甚至为巴耶塞特的死而哀痛万分,因为他毕竟是一位对异教作战胜利的英雄。而高傲的雷神不需要别人的怜悯和施舍,他的灵魂早就在安卡拉战役结束那一天回到了战神殿。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
博聚网